央行1月公开净投放超万亿 春节资金已可应对
首页 > 财经动态 > 央行1月公开净投放超万亿 春节资金已可应对

央行1月公开净投放超万亿 春节资金已可应对

By 银行保函网 • 一月 29th, 2016

华创证券最新固收报告则指出,随着28天逆回购投放数量的增加,春节后资金回笼压力也显著加大,将迫使央行春节后还要继续投放资金,来平复由于前期操作到期对市场流动性形成的冲击。

本报记者 杨晓宴 上海报道

央行再为市场流动性注入一剂强心针。

1月28日,央行公告称将增加春节前后公开市场操作,并扩大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(SLO)参与范围。

包括,春节前后增加公开市场操作。从1月29日起至2月19日,除了周二、周四常规操作外,其它工作日均正常开展公开市场操作。从1月29日起,增加邮储银行、平安银行、广发银行、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江苏银行和恒丰银行为SLO交易商,并将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和商业银行债券纳入公开市场操作和SLO质押品范围。

对此,兴业银行兼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,按照成熟经验,理论上每天进行市场公开操作,而且保持利率稳定,有利于利率向中长端传导,使宽松货币政策真正作用于实体经济。

本周,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累计净投放5900亿元,创2013年2月来新高,上周为净投放3150亿元。1月以来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累计净投放资金1.135万亿元。目前看来,年关资金流动性较为平稳。

根据国泰君安宏观任泽平团队测算,春节资金需求近2.8万亿元(包括去年12月-今年1月外占流失预计1.1万亿元,缴税3000亿元,现金需求1-1.5万亿元,境外人民币清算行缴存准2000亿元左右);在资金投放上,12月财政存款已投放1.4万亿元,央行已释放跨年资金超1.65万亿元,已足够应对资金需求。

但,银行间资金交易员刚松了口气,债券市场交易员“头有点大”。相对而言,市场对于利率债的走向,更显迷茫。

对于机构出现的小抛售潮,有券商固定收益部人士分析称:“主要是预期变了,降准降息一定时期内无望,目前稳定汇率是央行放在第一位的。”

年关流动性平稳

2016年以来,截至1月18日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已累计投放资金1.175万亿元,实现净投放1.135万亿元,超过此前两年春节前水平。

本周,央行累计投放了5900亿元。包括周四800亿元7天期、2600亿元28天期逆回购操作,周二3600亿28天期、800亿7天期逆回购操作,刷新近3年最大单日投放规模。

大笔投放的后果,是银行间市场短期利率下降。

“这周银行间资金(紧张程度)还好,主要是14天和1个月期的资金需求比较大,按照往年经验,估计下周7天和隔夜拆解的需求会更大。”有金融机构中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28日,Shibor隔夜利率为1.99%,比前值下降0.3bp;但7天、14天、1个月和3个月的拆解利率分别为2.36%,2.95%、3.13%、3.10%,较前值提高0.3-4.2个bp不等。

市场将公开市场操作及MLF、SLO等货币操作的效果视作“降准”。

据国泰君安宏观任泽平团队的统计,从1月15日至今,央行已通过MLF累计投放8625亿元,SLO累计投放2050亿元,国库定存投放800亿元,逆回购净投放6750亿元,已累计投放资金总量超1.8万亿元,其中跨年资金(28天以上)投放超1.65万亿元,已相当于2.5次降准,基础货币供给充裕。在任泽平团队看来,12月财政存款已投放1.4万亿,央行已释放跨年资金超1.65万亿,已足够应对资金需求。

华创证券最新固收报告则指出,随着28天逆回购投放数量的增加,春节后资金回笼压力也显著加大,将迫使央行春节后还要继续投放资金,来平复由于前期操作到期对市场流动性形成的冲击。

此外,央行28日下午公告称将增加春节前后公开市场操作,并扩大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(SLO)参与范围。

在鲁政委看来,央行此举扩大SLO参与机构范围,和扩大SLO抵押品范围,纳入政府支持机构债券(主要是汇金发行的债券)和商业银行债券,将有利于流动性操作更为均匀地传递。

回溯一周前,1月20日,银行间资金流动性紧张程度达到高峰,银行间交易员纷纷“跪求”资金。当天,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回购最高成交价飙升至5%,整体加权平均利率比前值上升14bp,7天及14天品种分别上涨50bp和100bp。

尽管市场上已对造成1月银行间资金紧张的原因做出种种分析,但在数据估测上,版本不一。鲁政委认为,恰恰是因为三大影响因素的数据透明度较低,才特别需要央行加强公开市场操作的频率。这三大影响因素,分别是外汇占款、财政存款和移动支付冲击下的春节提现需求。

利率债向上、向下?

这边厢,资金交易员松了口气,另边厢,债券交易员头有点大。

“最近两天抛了点利率债,但不知道会调整到什么时候。”有基金债券交易员说。

还有一名券商固收部投资经理则感叹,看不懂利率债市场,“有种没跟上节奏的不快感”。

一边是债券收益率波动下行,另一边是回购利率上扬。

“各方面分析下来是比较偏空的,但市场调整的幅度并不足以发起一次空头行情。还没等人反应过来,其实反弹幅度已经不小。”该投资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海通证券姜超团队提出,防范风险是目前债市的主基调。其研究报告显示,缩短久期、提高评级,手握“时间期权”,等待利率调整后的机会;等到美国加息冲击暂缓,人民币汇率企稳,货币宽松重新松动,才是债市的下一波机会。

28日,沪深交易所国债回购利率尾盘出现下跌。截至收盘,上交所一天期国债回购利率较上一交易日跌49.42%,报0.655%;深交所一天期国债回购利率较上一交易日跌11.76%,报0.900%。上交所四天期国债回购利率较上一交易日跌46.81%,报1.000%。

据Wind统计,1月以来,1月6日3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2.6322%的小高潮后,在13日跌入2.5194%的谷底,此后又波动上行,回到2.62%的水平。10年期国债的走势也相类似。

“主要是预期变了,降准降息一定时期内无望,目前稳定汇率是央行放在第一位的。”有券商圈定收益部人士分析称,这是机构抛售利率债的主要原因。

姜超团队分析认为,低利率时代,债市波动增加,而票息保护有限,当前10年国债利率不到3%,利率上行10bp的损失就等于半年的票息,性价比不足。

还值得注意的是,低票息无法覆盖高资金成本,而当前债市交易盘占比较高,理财等也增加交易操作以博取资本利得,但如果市场一致预期发生反转,容易造成踩踏,如同2015年7月的股灾,届时造成的损失也会较大。

“春节过后,一级供给可能扩大,信贷投放超增也可能分流债市资金,对长债造成调整压力。”姜超团队认为。

所在栏目: 财经动态

« | 首页 | »